持百萬借條,為何難贏官司?

2018-10-15 13:45:22

原告蔡某持百萬借條打官司,被告費某承認借款事實,但認為這筆錢已經結清,且已經收回了出具的借條。雙方各執一詞,事實撲朔迷離。

近日,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在本案的審理中,借助測謊技術佐證案件事實,並作出一審判決,駁回了原告蔡某的訴訟請求。

因家庭急用借款100萬

2013年6月28日,從江蘇來滬做生意的費某因家庭急需向老鄉楊某借款100萬元,酒足飯飽的楊某一口答應,但提出借條要寫給其生意上的合夥人蔡某。為此,費某即按楊某的要求向蔡某簽具借條,並按了紅色手印。載明:“今借到蔡某人民幣壹佰萬元整(¥1000000元)用於家庭使用,於2013年7月28日前歸還。”事後,據費某陳述,當時雙方口頭約定的八分利已預扣,故實際借到92萬元,其中現金80萬元,轉賬12萬元。

借款到期後,蔡某稱因費某推諉,且一直不予歸還百萬元欠款,故其無奈持借條訴至法院,請求判令費某歸還借款100萬元並支付該款從2013年6月28日起,按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4倍計算的利息。

費某接到應訴通知後,感到意外,其辯稱,該百萬借款到期後,已陸續通過楊某之手還款80萬元左右。2014年1月23日,蔡某和楊某等人還把費某帶到上海朋友耿某的辦公室調解,當時,費某又出具了1張30萬元的借條後,蔡某將原100萬元借條還給了費某,故100萬元的借款已經結清。

收回的借條竟不是原件

開庭前,費某還對收回的百萬借條是原件深信不疑,直至庭審中,對雙方各出示的借條仔細比較後,才發現費某手上的借條是彩色複印件!“我也不知道拿回的借條是彩印的,看著和真的一樣,我想事情已了結了,沒想到蔡某又拿了借條原件起訴我!”費某認為自己中了圈套,當庭怒發毒誓,並申請測謊。

根據當事人在庭審中的表現,法院對費某如何持有借條的彩色複印件存疑,故準予其測謊申請;蔡某不同意接受測謊;證人耿某出具書麵證言,並願意接受測謊且到庭陳述證言。

經司法鑒定中心鑒定,測試結果報告為:“被測試人耿某對2014年1月23日看到蔡某交給費某彩色借條呈現‘無說謊顯示’”;“被測試人費某對2014年1月23日蔡某交給其借條彩色複印件呈現‘無說謊顯示’”。

根據庭審調查質證、心理測試報告及其他查明的事實,法院審理後認為,該筆借條所載100萬元借款已經結清,蔡某與費某之間關於該筆借款的權利義務已經終止,蔡某無權再向費某主張還款。

【法官說法】

據主審法官王睿介紹,本案的爭議焦點在於費某主張該借款已結清是否成立。因借條白紙黑字,有4處捺紅色手印,故彩色複印件如不仔細辨別容易誤以為原件。借條確係費某借錢後出具給蔡某的,但關鍵是後來誰將彩色借條複印並將彩色複印件交還給費某?且為什麽這麽做?

對於上述疑問,法院認為費某解釋借條彩色複印件來源具有高度可能性,且有證人耿某的證言佐證,證人的證言和費某的陳述均經測謊測試,可信度較高;與此相反,蔡某經法院釋明後拒絕接受測謊測試,又不能作出合理解釋;考察當事人在庭審過程中的情緒、神態等肢體語言變化,再綜合審判經驗,法院采信費某的主張,認定該借條的彩色複印件係蔡某交付費某,使費某誤以為原件,結合費某提供的相關證據,可以印證其所主張的該借條所載借款已經結清,即對部分已還款另行出具借條的事實存在。

本案也給大家提了醒,在處理民間借貸關係中,不僅對借條、欠條等書麵簽署的形式、內容要謹慎審核,還須對原件與複印件多留意,認真加以辨別,免得產生意想不到的糾紛。

推薦的服務
AG亚游集团法務優勢
關於AG亚游集团
AG亚游集团專業服務項目